产业

首个元宇宙认知健康对话会在人民日报社举行

日前,由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杂志社主办,人民康养作为全程推广传播平台的“认知健康对话会”在北京人民日报社和人民康养元宇宙会场同步举行,与会嘉宾以“认知健康领域的中国方案”为主题展开交流,并探讨中国原创医药如何走向全球。

日前,由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杂志社主办,人民康养作为全程推广传播平台的“认知健康对话会”在北京人民日报社和人民康养元宇宙会场同步举行,与会嘉宾以“认知健康领域的中国方案”为主题展开交流,并探讨中国原创医药如何走向全球。据了解,这也是全国首个元宇宙认知健康对话会,作为中国认知健康领域专业论坛,两大会场仅对300名专业人士开放,部分科普内容通过新媒体平台向百万观众转播。

伴随着全球老龄化发展,以阿尔茨海默病为代表的老年痴呆及其他认知障碍疾病发病呈迅速增长,世界卫生组织称全球每年新增认知障碍病例约1000万人。中国现有2.67亿老年人,仅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就超过1000万,数量居全球第一且持续增长,给家庭和社会带来了沉重的经济压力和照护负担。早防早治,提高全民认知健康水平刻不容缓。《“十四五”健康老龄化规划》提出完善身心健康并重的预防保健服务体系等内容,并指出要实施老年痴呆防治行动,制定《国家应对老年痴呆行动计划》。

为深入探讨中国版应对方案,主办方将认知健康对话会定义为中国认知健康领域专业论坛,围绕什么是认知障碍,社会如何为老年人精神健康创造条件,中国原创药如何获得国际认可,如何以整体观理解疾病和治疗、肠道菌群和脑肠轴在疾病发生发展中发挥哪些作用等防治新理念,邀请北京协和医院神经科主任医师高晶,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临床研究室主任王华丽,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脑病一科主任陈志刚,解放军总医院干部诊疗科主任李雪梅,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国家高级认知障碍诊疗中心主任何文贞,绿谷医药科技首席执行官李金河展开对话,人民康养智库秘书长李贤娜担任主持人。

什么是认知健康?如何理解认知障碍疾病?

关于如何定义“认知健康”?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老年脑健康研究中心主任张占军接受人民康养专访时给出了他的定义:“认知,从学术角度定义为个体感知事物、获得知识并对其作出理解的心理过程。这个过程被运用在生活方方面面,比如记忆、思考、学习等,成为了人类赖以生存的基本能力。认知健康,表现在我们如何维持着良好记忆、思考和学习能力。维持自身认知能力在良好水平就可以称为认知健康。”

关于如何厘清老年痴呆、阿尔茨海默病和认知障碍三者之间的关系,高晶在对话会上给出她的解释,“认知障碍,是老年痴呆和阿尔茨海默病的常见症状。但不能因为一个人有认知障碍,就说他是老年痴呆或阿尔茨海默病。糖尿病人血糖过高或过低,严重甲状腺功能低下、维生素代谢异常、血氨过高或各种感染都可能引起认知障碍。阿尔茨海默病,是老年痴呆相对最常见的一种。老年痴呆还有额颞叶痴呆、路易体痴呆、血管性痴呆等多种类型的痴呆,尤其是老年人有更复杂类型的痴呆,这些痴呆经常被误诊为阿尔茨海默病。”

中医药有数千年历史,关于中医如何理解老年痴呆,陈志刚在对话会上表示,老年痴呆核心的病机是脑髓空、脑髓消,现代医学叫脑萎缩。中风相关的痴呆可能跟痰瘀火浊毒的阻窍有非常重要的关系。中医认为大脑疾病跟五脏相关,跟心脾肾关系更密切心为五脏六腑之大主,心主神明,所聚居在脑,那么脑髓脑神病变则五脏紊乱。肾藏精主骨生髓,髓海不足则脑髓空,就出现脑萎缩这类疾病。脾主运化,运化不好会湿停灼生,痰瘀互阻,上蒙上阻脑窍,就会出现神思不聚、记忆力减退的脑窍病变。”

如何从整体观、脑肠轴角度理解认知障碍疾病防治?

2021年12月,中国原创国际首个靶向脑肠轴作用机制阿尔茨海默病治疗新药GV-971正式进入国家医保目录。陈志刚认为,“GV-971主要是基于脑肠轴理论,肠道菌群紊乱以后出现炎症影响到脑功能、脑损伤。脑肠轴是一个现代的认识,现在研究发现脑肠轴尤其肠道菌群的紊乱,会反过来影响脑功能,甚至引起痴呆。中医认为脾虚以后灼生湿生痰生,这是脑肠轴紊乱的中医阐释。中医通过益气健脾、化湿解毒、利湿开窍这些方法治疗脑功能紊乱,包括痴呆。脑肠轴这种现代理论跟中医的传统脏腑理论,尤其跟脾、肠的运化不谋而合。GV-971是海藻的提取物,《中国药典》记载的昆布有长久应用历史,它的化湿、解毒、利浊、通瘀作用可以治疗中风病。”

对话会上,绿谷(上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绿谷)作为GV-971研发生产企业获主办方邀约参会。绿谷首席执行官李金河在会上介绍了如何从整体观、身心一体和脑肠轴的角度去理解老年痴呆疾病,“公司从创建之初即秉承整体观的理念解决健康问题,通过现代科技把东方智慧发扬光大。阿尔茨海默病是病程漫长、病理机制复杂的疾病,它可能涉及全身系统,治疗上不能只见疾病不见人,只针对单一靶点‘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需要理论突破和转变治疗理念,采取整体观为基础的治疗策略。”李金河向与会者阐述了脑肠轴理论,“在大脑-胃肠道-胃肠道微生物之间存在一种双向的关联,被称为脑肠轴。肠道菌群组成的改变与很多精神神经疾病相关,全球范围内相关领域研究正取得突破性进展,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正从脑肠轴的角度展开对阿尔茨海默病的研究。我们研发团队通过GV-971作用机制研究发现,GV-971在阿尔茨海默病动物模型中重塑肠道菌群平衡进而降低神经炎症,改善认知功能,第一次验证了干预脑肠轴可以治疗阿尔茨海默病,这一研究论文从2019年发表至今已被引用400多次。”

精神、认知、身心一体三者是怎样的关系?

阿尔茨海默病是以认知功能障碍、情感障碍及精神神经行为异常为主要临床特点的慢性进行性神经精神疾病。关于如何分辨精神、认知、身心一体三者的关系。张占军在接受人民康养专访时表示,从广义角度讲,某些概念中精神健康的范畴包括认知健康,比如美国精神医学学会最新推出的精神障碍诊断手册中就包括认知障碍相关的章节。“但是,认知障碍的症状和精神障碍的症状存在显著差异,并不等同,他们相对独立,但又相互影响。”

张占军表示,认知健康表现在如何维持着良好记忆、思考和学习能力,而精神健康更侧重于良好的情感表达和社会功能,比如如何应对压力、与人交往等。“认知健康的破坏会严重影响精神健康,某些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会表现出极度的冷漠或者躁狂,甚至于还会产生幻觉、妄想、谵妄等症状;同样,精神健康的缺失也影响着认知状态,比如抑郁症、焦虑症、精神分裂等精神障碍患者表现出认知能力的显著下降。认知健康和精神健康的相互影响机制涉及到生物基础、神经功能以及社会环境、个体习惯等,有待进一步展开深入研究。”

会上进一步探讨了精神心理疾病与身体的关系。王华丽认为,情绪和躯体健康之间关系非常密切。“一方面,抑郁、焦虑情绪会增加慢性疾病的患病风险;另一方面,躯体健康状况不好会增加抑郁、焦虑情绪;而且抑郁情绪、缺乏社会交往等都会增加老年人认知障碍的风险,情绪和认知功能都是大脑的高级功能,如果躯体健康状况不稳定,没有办法获得足够的社会支持,都有可能影响情绪和认知功能,直接影响大脑的健康状况。因此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身体、心理、社会环境一体’的健康定义对促进脑健康是非常有意义的。”

陈志刚从中医角度指出,“中医对很多的慢病都是从形神一体整体观的角度来认识这个疾病。“精神心理疾病从心身一体中医药形神一体来讲,它是整体性疾病,因为神病可以影响形病,糖尿病也好肿瘤也好,它是形病为主,但是它也会有一定神病的继发性焦虑、抑郁的问题。中医从五脏内调,调五脏的功能可以有效治疗焦虑、抑郁、自闭症等精神系列疾病。”

社会环境对老年人的精神健康、认知健康的影响有哪些?

王华丽进一步建议,开展整合型社会化管理的老年精神心理健康服务,积极促进脑健康,“在社区建设老年人的精神心理健康服务站,以老人为中心,通过医生、护士、社工、社会志愿者以及心理工作者,不同专业人员互相协作,为老人提供适合于他个人的健康需求的心理社会服务。我们在试点社区做过探索,发现社区老人不仅主观体验越来越愉快,通过量表评估发现他们的认知表现也有一定程度提升,说明社会干预是可以取得比较积极的健康效果。”王华丽强调,社会环境因素对一个人的健康影响非常重要。“已经有研究发现参与社会活动、拥有较长的社会网络有可能降低认知功能衰退的风险,社会网络越丰富,老年人对自身健康状况的评价以及相关能力就保持得更好,而且积极参与社会活动能够很有效的缓解孤独和精神痛苦体验。”

对此,高晶也补充说明,“社会环境和社会支持对于老年健康特别重要。有人50岁或55岁就退休,有的人60岁、65岁退休仍精力旺盛,他们离开职场的时候都有很强的失落感,这个时候社会支持特别重要。我们主张这些老人生活内容要丰富,去旅游、去参加文艺活动、去上老年大学、去做义工或在职场贡献余热,社会要给老人创造丰富生活内容、生活环境的条件。对于痴呆的老人,他需要的社会帮助非常大。”

如何理解和落实国家防治老年痴呆“双80目标”?

为了预防和减缓老年痴呆和认知障碍的发生,国家卫健委印发的《探索老年痴呆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确定试点地区到2022年公众对老年痴呆防治知识知晓率达80%,社区(村)老年人认知功能筛查率达80%,以期缓解因老年认知障碍相关疾病带来的社会负担。对此,王华丽在对话会上肯定了该目标的意义,“双80目标意义非常重大,它不仅从公共卫生的视角重视痴呆的早期试点,提出了应对策略,而且也结合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提出了健康素养的提升和早识别、早诊治的工作建议,提高了群众意识,能够让那些一直没有得到及时诊治的患者更早获得科学的全程管理和规范的照护服务。国内现在很多学术团体、专家学者在开展科普宣教方面都付出了很大努力,例如每年阿尔茨海默病敬老月、老年健康周、世界精神卫生日,全国各地都会有多样化健康科普宣传。越来越多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在老年人健康体检或是家庭医生上门服务的时候增加认知障碍初筛内容,简单几个问题来粗略了解老年人的认知功能,对疑似认知改变的老人,会建议他们做进一步规范筛查,必要时也会转诊到医院的记忆门诊。”

李雪梅介绍了在医院层面如何加强老年痴呆防治宣教工作,“老年痴呆顾名思义首要的危险因素就是年龄。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患病率日益增多,让每位来到诊区的患者和陪诊者能更多了解痴呆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需要早识别、早就诊、早干预。我们分诊护士会在开诊前半小时进行宣教,也会制作相关视频和二维码,在候诊区通过观看大屏幕或者扫码,在手机端自行查询。另外,依托我院医护科研力量,可以通过不同渠道给来院的老年人或者有需要者,比如认为自己记忆力下降,想在医院进一步排查的人员免费做量表评分。当然我们的检测者都是经过专业培训,有资质的医护人员,认知测评是目前最常用,也是必不可少的首选方案。我们也会定期到我们的基层单位做宣讲和筛查,让老年人认识到痴呆就像沙漏,认知储备越多,漏的就会越慢。坚持规律生活,科学饮食,乐观心态,保持环境接触,做力所能及的事,适宜锻炼,可以让我们优雅的老去。”

何文贞分享了对基层医疗机构、农村地区认知障碍疾病诊疗现状的观察,“一是认知障碍疾病专科人才梯队建设薄弱,缺乏专科人才培养体系;二是认知障碍疾病诊疗模式尚不健全,各级医院缺乏对认知障碍疾病进行专业化诊治的中心,导致疾病识别率低,诊断延迟;认知障碍疾病的规范化诊治不足,无法保证不同地区和不同层级医院对认知障碍疾病的有效、同质化诊治;三是公众认知率低、就诊率低、诊断率低。同时患者自我管理、家庭管理、社区管理、医院管理相结合的预防干预模式仍有待完善。尤其在农村地区,老年痴呆患者主动就医少,农村患者和亲属及基层医生对于痴呆疾病的认识不足及基层医疗资源匮乏。”何文贞在会上呼吁让更多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到农村地区。

从整体观角度,认知障碍疾病如何系统治疗?除了药物还有哪些干预方法?

在高晶看来,痴呆的治疗是一个系统工程,它不仅需要医生按照规范给病人用药,也需要家属用正规且规范的方式进行照料,还需要社会提供多方面的方便。“比如需要很多治疗机构,需要很多照料培训,以及专业的照料人员需求非常大。专业的照料方式和一般的照顾是完全不同的,对病人的治疗效果也完全不一样。目前药物治疗主要是对症治疗,药物研发需要我们国家、社会多方面的投入,药物上市后的临床研究需要各方面的支持,才能让病人更多的获益。”

作为粤东首家国家高级认知障碍的诊疗中心,何文贞介绍了地级市三甲医院目前治疗水平,“绝大多数认知障碍患者都能在本地进行有效处理。仅5%患者会转诊到省会城市或者是北京等地。”何文贞分享了所在医院精准诊疗同时,利用互联网平台对老年痴呆患者长期管理的经验,“我们发现老年痴呆患者病情加重,主要是出院后在家未得到有效监护和康复指导。2016年,我们创立‘连续医学平台’通过三师联动的模式管理认知障碍患者,一是在平台为患者制定计划,提醒复诊时间和检查项目;二是从患者住院开始询问用药史,进行用药教育,为患者制定用药计划,通过平台监测药物的不良反应和药物的相互作用;三是在平台宣教护理知识,给予患者护理指导等。患者可就近到社区医院复查并将报告传送到主治医生团队端口,直接与医生交流病情,在家中就能获取正确医疗知识和防治办法。让患者懂其药知其病,才能更好的促进疾病的康复。”

李雪梅认为,依据现有的指南和共识,标准治疗药物和非药物疗法是非常重要的延缓疾病的手段。她建议同时要关注老年痴呆的照料者,“我们较早关注到痴呆照料者,每年会定期举办照料者培训班。已经坚持近20年传递痴呆诊疗最新进展,在院护理、居家照料等相关知识,既帮助他们更加专业的照料患者,成为真正的大管家,也能缓解因为长期甚至24小时照顾痴呆患者所带来的紧张焦虑情绪,管理好自己,最终还是希望患者有更大获益。有研究显示,合理的个性化生活方式干预,不仅阻止了患者的认知能力下降,而且在18个月内提高了患者的记忆和思维能力。当然针对我们自己基层医务人员的培训授课更是必不可少的。”

中国原创药如何获得国际的认可,面临哪些挑战?

阿尔茨海默病发现至今一百多年,其发病机制目前还在探索当中,众多的国际药企研发纷纷失败。GV-971上市之后也出现不同声音。中国原创药的创新之路既面对国内传统模式的挑战,也要获得国际的认可,这并不容易。李金河对此深有感触,“面对庞大的医疗需求,现有的治疗手段极为有限。过去二十年间全球投入了数千亿美元进行抗阿尔茨海默病的药物开发,几乎都失败了。GV-971上市前,临床常用的治疗药物可以短期改善症状,长期尚不能延缓阿尔茨海默病的病程发展,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极度渴求能够延缓或阻止疾病进展的一代新药。“在整个971开发的过程中,我们几乎把全部的利润都拿来做实验研究。这为未来我们重启国际临床项目收获了宝贵的经验。同时我们在国内积极开展971上市后的真实世界研究,这些努力和积累正在为我们未来重启国际临床试验做好准备。”

李金河认为,中国原创药只有通过疗效才能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从而惠及天下患者,这需要在不同国家地区通过临床试验证实疗效而实现。“但是全球注册临床试验是非常艰难的,尤其对于一个中国原创药,这不仅需要大量资金,还需要全球视野的科学洞见、对全球不同国家地区监管环境的了解、开展全球临床试验运营经验及对影响全球沟通协作中文化差异的把握等,这些对中国企业的国际临床研究管理团队都是需要大量学习成长的过程。”

百万人观看对话会,认知健康领域的中国方案备受关注

据悉,本次对话会是中国认知健康领域专业论坛,主要在人民日报社现场和元宇宙会场定向对相关领域300名专业人士开放,主办方希望通过多方的共同努力在认知健康领域为世界贡献更多的中国智慧和解决方案。这也是全国首场元宇宙认知健康对话会。本次对话会在线上线下会场均设置“全民认知健康”和“绿谷医药科技”展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康养机构、养老院、医院等专业机构和从业者通过线上线下了解认知健康新概念。通过同频连线,超过百万公众从民生周刊、人民康养和网易新闻等新媒体平台收看精华转播。尽管主办方将其定义为中国认知健康专业论坛,但精华转播内容收看人数仍超百万,认知健康领域的中国方案探索备受公众关注。

本次对话会是“2022大健康论坛暨人民康养大会”同期举办的专业论坛,人民日报社编委委员王方杰,原卫生部部长高强,“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中国科学院院士宋尔卫,美国医学与生物工程院院士张学记,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杂志社总编辑全世杰,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党组成员肖才伟,复旦大学老龄研究院副院长吴玉韶,湖南省衡阳市委副书记、市长朱健,中国民族卫生协会会长吴英萍,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刘维林,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副总编辑宋军占,绿谷医药科技董事长吕松涛等多位中国大健康领域大咖、专家学者、地方政府、行业领袖、中央媒体代表300人出席,共同探讨“全民身心健康,共享美好生活”,助力我国全面建设健康中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国家战略。

24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