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

云身栖居在元宇宙

近期在南方科技大学公演的话剧《云身》,以人类虚拟和现实两种空间的平行生存为语境,讲述公元2050年的故事,在那样一个未来将来的年代,元宇宙技术充分发展,并完成了4.0更新。数字孪生技术的演进导致人类在许多事务中采用虚拟替身——“云身”去置换真实的肉体,让心灵在现实和数码两个世界诗意地栖居。

科幻话剧《云身》剧照。

《云身》演出现场,老中青观众皆有。

《云身》吸引许多年轻观众前往打卡。 本版图片均由主办方供图

■ 周思明

近期在南方科技大学公演的话剧《云身》,以人类虚拟和现实两种空间的平行生存为语境,讲述公元2050年的故事,在那样一个未来将来的年代,元宇宙技术充分发展,并完成了4.0更新。数字孪生技术的演进导致人类在许多事务中采用虚拟替身——“云身”去置换真实的肉体,让心灵在现实和数码两个世界诗意地栖居。

四位云身 一场心灵对话

在《云身》中,四位素不相识、身份迥异的个体,受神秘机构的邀请,等待一场相互攻讦式的心理矫正,而对他们的心灵治疗,最终引发一场殃及所有现存人类的道德抉择与终极审判。剧中,我们看到,某个深夜,梦剧作家宁远突然被关进一个房间。在这看似普通实则奇怪的空间里,他很快遇见另外三个同样身陷囹圄的人,于是在四位云身之间,展开了一场心灵对话。

剧中,四位云身各自讲着自己的故事,倾吐着自我对世界、对社会、对未来的思考、想法和设计。在科技与资本打造的元宇宙精神乐园里,沉醉在幸福充盈的欲望体验中的众生,并未注意到水面之下的暗流,云身们之间,猜忌、提防、诘问、试探,每个人都想弄清当前的状况,以及那个早就模糊听说却无法被证明的矫正机构的存在。随着剧情的发展,他们最终发现,自己的命运其实关系着AGI时代的数字孪生、元宇宙、法律甚至智人在这个地球上的未来前景。这一切,都源于2020年爆火的“元宇宙”概念,这个概念在社会舆论与人文学术场域持续引发热烈讨论,涉及种种人文和社会科学问题,引发大众对科技与未来的重视。与此同时,一系列相关技术突飞猛进,以及聊天工具ChatGPT的横空出世,均在不断挑战着人们的认知甚至未来的职业和生活方式。人与虚拟世界的关系将会如何发展?未来社会将发生哪些关键变化?加速发展的新兴技术是否将错位、失控,进而给全人类带来无解的困境?这些都是《云身》试图讨论和回应的问题。

面向未来 才能活在当下

话剧《云身》作为一种科学化的艺术表现形式,按照“美国科幻杂志之父”雨果·根斯巴克的说法,是一种掺入了科学事实和预测远景的迷人的罗曼史。而“美国科幻教父”坎贝尔的说法则更新颖:科幻不是主流文学的分支,而应该反过来,主流文学才是科幻的分支,因为科幻处理的是一切时间与空间中的事件。窃以为,这两种说法皆有道理,后一种说法似乎更为准确。话剧《云身》是一种鲜活的不停生长着的话题性作品。被誉为“中国当代科幻第一人”的刘慈欣认为,科幻文学是一种主要依靠想象力的体裁,它和传统的现实主义写作大相径庭,是以超现实为基础的。中国人习惯于阅读现实主义文学作品,殊不知在大约3000年的人类文明史中,大多数时间文学都以超验的、超现实的方式存在着,所以科幻其实是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文学体裁。这一点,《云身》也是具备的。就我的观察,其实任何超验的文艺创作,都未能逃脱现实的影响,它们是创作者对历史与现实的反思,以及对未来的超验前瞻的思考结果。

观看话剧《云身》,让我想到深圳作家刘西鸿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小说《你不可改变我》。小说主人公孔令凯对于自我未来生活的思考和选择,凸显了一代知识青年的现代性追求和独立思考的精神。其实包括王蒙的《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也是一代青年对现存秩序、旧的传统思维模式、行为模式的诘问与挑战。甚至,这种诘问和挑战,还可以追溯到鲁迅。写于1918年4月的《狂人日记》,通过被迫害者“狂人”的形象以及“狂人”的自述式描写,表现了作者对旧的腐朽传统文化的反抗,以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反思。作品中,那句追问——“从来如此,便对吗?”振聋发聩,力透纸背,影响深远,及至当今。可以说,话剧《云身》与上述这些经典作品,在精神上是一脉相承、相互呼应的。历史与现实、历史与未来,被《云身》有机地黏合、打通,作品所提供给现实社会中的人们的思考,是未来的,也是现实的,主创以强大的叙事能力与丰富的想象力,展示了一种我们似曾相识却又不太熟悉的历史与未来胶结的情境,它以未来的思维方式,给当下人们在潜意识里灌输这样的理念——唯有“面向未来”,才能“活在当下”,“没有远虑,必有近忧”。《云身》是以未来面向的表现形式,对现实产生影响,说它是一种基于历史经验的超验艺术创构,当不为过。

原创科幻 亦有哲理思考

就思想艺术层面分析,话剧《云身》的新奇感和陌生化,不仅挑战着人们的想象力,而且冒犯着现存生活秩序。话剧《云身》作为深圳第一部原创科幻哲理剧,凸显了人文学者对技术的焦虑和对未来危机的警醒,内容注重哲理思考,具有鲜明的哲理性、科学性、知识性特色。贯穿全剧的元宇宙、意识流、生话流、跳跃性、梦、碎片化、彼此看似无交集的故事情节、细节、对话、知识科技、人工智能,科技性、虚拟人、弗洛伊德、堂吉诃德、论辩……这一切的一切,凸显一种前卫色彩。可以说,《云身》是以知识分子为接受主体的高雅艺术创作,是一部极具人文价值、哲思价值的作品。其实,饶是普通观众,只要具备一定的学力,在观剧时抱持一点耐心、细心和诚心,把捉和领会到剧目的思想艺术诉求,也并非一件难事。因为,云身之梦,说到底还是现实中的普通人之梦,是现代人假借云身道出的内心自白,是主创用一部哲理剧、科幻剧去追问与后人类共存的未来前景的思辨性作品,是一种前瞻性的面向未来人类人文精神建设的审美思辨性作品。一位哲人说过,人类与一般动物的不同就在于,人类是具有反思和预测的本领和能力的种群,人类在事物未形成之际,就已经在头脑中构建起了它的图形。人类不能只是停留在现在,还要对未来进行擘画,而不至于让自我在漫漫人生路上遭遇不该发生的不幸,尤其是避免发生那些重复性的灾难。

就科幻话剧《云身》而论,它是一种将时间、空间、能量、能力、智慧推向极致,在一种元宇宙空间中去思考的艺术。人是一种健忘的动物,当其乐观时,很容易陷入“世界本来就是如此,人类一直如此生存”的认知格局中,而当其悲观时,对其面临的自我生存困境又会呈现随遇而安的失能状态。在此意义上,科幻剧《云身》植根于想象力传统土壤之中,积极探索未来的可能性,以提前构筑一个现代性的合理世界。科幻剧《云身》作为一种探索未来的思辨载体,以严肃的思考和推理,将笔下的人物、世界与网络上的意淫三流武侠、修真小说严格区别开来。以元宇宙为舞台的科幻剧《云身》,让人们拥有一种“自新”的冲动,产生“生命与意识”为核心的变革欲望。其意义与价值是回归自我与走向未来,并引发人们用全新的尺度来思考世界。因此,在我看来,科幻话剧《云身》所要昭示人们的,或许是这样一个理念:人活着不应只是俯身大地,还需要仰望星空;不能只满足于现实存在的“岁月静好”,还须有预测未来、探索未知的“先知先觉”。

(作者为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顾问)

关键词

24快报
元宇宙的喜与忧
2024年2月23日 10:28
JSON抓取失败